【希盟百日新政】刘子健:太简易看稿读新兵议员辩论欠佳

【希盟百日新政】刘子健:太简易看稿读新兵议员辩论欠佳

(槟城17日讯)大选后首次槟州立法议会日前顺利完成,两届议长拿督刘子健说,今届新兵议员平均都很活跃,皆敢追问问题和打岔要求说明,但他们当中也出现一些现象,比如辩论太简单、内容空泛和看稿辩论等问题。

槟州共有40名州议员,当中24人是新脸孔。刘子健说,在新兵较多的情况下,就会出现一些现象,包括辩论太简易。例如反对党议员只有3人,只要愿意辩论,他都会给予充分时间,但其中一人就辩论太过简易。

他说,有些议员内容则太过空泛,听了一个小时也不知道对方要询问哪个行政单位,这也是议员的大忌。

敢于追问问题

他说,有些议员会看稿辩论,这也是欠佳的表现。“议员要自我期许,一旦看稿就没有办法提升现场表现和演讲功力。”

谈及行政议员部分,他说有些新任行政议员过于紧张,在回答问题时有所停顿,但这些都可以从中进步和提升的。他接受访问时提及,今次议会重覆课题率很高,这只会让议会没有生产力。

“若某个议员提出相关课题时,其他议员其实可以要求打岔补充自己的意见,不必之后又提出同样的问题。”

不过,刘子健讚扬,今届新兵议员平均都很活跃,皆敢于追问问题和打岔要求说明。

他点名活跃议员有峇东巴西区州议员法依斯、柏淡区州议员卡立梅达、武吉丁雅区州议员魏晓隆、峇眼达南区州议员沙迪斯、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本南地区州议员诺蕾拉、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魏子森、爪夷区州议员方美铼和武拉必区议员王丽丽等等。他强调,上述议员都是比较活跃在议会上要求特别说明。

至于印象深刻,则有沙迪斯,但这无关素质和价值判断,只是看起来比较活跃。

勿将州议会视为国会市议会

本次槟州议会出现不少与国会和市议会範畴有关的问题。对此,刘子健促请议员们熟读议事规则,不要将州议会“降格”为市议会2.0或是“升格”为国会2.0。例如市政厅清理水沟时间或是1MDB课题,这些问题都无法在州议会厅得到答案。因此,他希望议员要了解这是州立法议会,而且议事规则已清楚阐明哪些问题是州议会的权限。

“若是州级别的好问题,我会给予议员充分的时间讨论。若是犯罪率和社会安全等问题,这些则要获得联邦政府单位的回答。”

他说,上届他对一些议员的言行举止相对更宽容,但今届会比较有要求。

他说,今届开始就要“收窄”议员言行举止,议员打岔要求附加问题辩论,但偏离主题就会严格控制。

在希盟州属内担任两届议长,刘子健或是唯一一人。他笑言,自己是A型处女座,对自己极为苛求、龟毛和完美主义者,所以为自己上届表现打70分。

他说,今届尚有30分的进步空间,以改善上届的不足,包括之前给予议员太多辩论、提问和打岔说明的时间。国会是限制20分钟,所以州议会议员辩论时间比国会议员多出50%。

“槟州立法议会有着不文明规定的优良传统,每个议员只要愿意参与辩论都可以,而且辩论时间是相当充足,这也让其他州属议员羡慕。”

部长需智慧处理

对于本次州议会有两位部长级的后座议员,刘子健说,部长位阶与首席部长同等级,一旦处理不好就会解读成部长在州议会批评州政府的现象。“因此,两位部长就要有智慧技巧处理,今次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赛夫丁就取巧成为州元首施政演词辩论的提议人和附议人。”

询及两位议员身兼两职,难免会出现顾此失彼,议长又如何看待?刘子健指出,议会厅秘书会记录议员的出席,但是议事规则没有强制议员每天出席议会。假如缺席也只需知会秘书处,并不需要获得批准。他说,部长可採取另一种形式为选民发声,例如可通过联邦单位去处理选民问题。

今届反对党议员温和

希盟在509大选夺下槟州37个议席,另3个议席由反对党赢得。刘子健说,今届的反对党议员属于温和型,并非挑衅型。

他说,有人说议会厅的反对党声音太少,造成议会失衡。因此,他会特别“优惠”反对党,只要反对党领袖要发言,都会给予充足时间。

有议员认为槟州议会1年只开2至3次会,不足以让议员们进行监督和制衡工作。刘子健说,其实40名议员都会被安排进入行政议员掌管的委员会内,这也是其中一个监督和制衡地点。

他说,在这些功能性委员会内,议员不只是旁听和要求拨款,也可以扮演监督和制衡的角色。同时,县署每月也有行动会议,这也提供监督的平台。

衡量大会堂办议会可行性

槟州立法议会建筑物明年将停用一年进行维修,刘子健说,在2005年曾使用槟州大会堂暂时进行议会,所以现在也是衡量此地点的可行性。他说,之前有人建议使用槟岛市政厅或移师至威省。不过,最终地点是由州政府决定。

槟州立法议会现有建筑物建于1820年,据资料显示,该建筑物于1995至1996年进行装修时,议会曾在理科大学召开。

关键字: 刘子健新兵议员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