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无疆界四之一】华巫印组乐队演奏跨族音乐月琴二胡马来鼓锣

【艺术无疆界四之一】华巫印组乐队演奏跨族音乐月琴二胡马来鼓锣当马来传统乐器遇到华族传统民间乐器时,会是怎幺样的旋律?原本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族群的传统乐器,经“文化出击”音乐组合6名成员演奏下,流泻出的,是和谐动听的乐曲。“文化出击”是由印裔斯瓦(Siva)、巫裔卡斯曼(Kasiman)和华裔汪荣木、陈炎章、尤泽祥及江素琼共6名音乐爱好者联合组成。队长斯瓦于2013年担任乔治市艺术节一场现代舞蹈“桥樑与五脚基”(Bridges & Kaki Lima)负责人,因需要音乐人来演奏背景音乐,进而凑成了一支由多元种族组成的乐队。斯瓦先邀请了汪荣木参与表演,尔后也邀请了卡斯曼演奏马来传统乐。接着,汪荣木再邀认识了逾10年的音乐好友陈炎章加入其中,于是,4个不同种族的音乐人因为音乐而连成一线,在“桥樑与五脚基”舞蹈表演中,首次以马来和华族传统乐器撞击出音乐火花。交融音乐拉近各族距离“在音乐领域多年,我一直想尝试走出族群的音乐圈子。那是因为我觉得自我国独立59年来,我所接受的国民团结教育并未让我真正融入友族的社群中,我相信大部分国民也一样,依然活在自己的族群圈子中。一方面我认为各族应该维护和发扬自身的文化,另一方面我深信唯有通过彼此对友族文化的真诚了解和接受,才能让各族更亲近。我们常说‘音乐是世界语言’,各族的传统音乐应该是相通的。于是,我们作了有别于其他西洋乐团的尝试,各族成员尝试一起玩传统乐器,看看能擦出怎样的火花!”汪荣木提起个人想法时滔滔不绝。他也说,“桥樑与五脚基”舞蹈表演让他们4人有机会结缘。翌年,碰巧槟城世界音乐节的主办单位欲寻找一支能代表槟城参与该音乐节的组合,于是,他又邀请与他同样是槟城锺灵中学校友的音乐人尤泽祥加入乐队,同时再邀请北海锺灵交响乐团的年轻音乐人沈柳君加入,组成由6人合作的多元种族音乐组合“文化出击”。他披露,起初,他建议以本地人熟悉的童年游戏口诀“La La Li La Tam Pong”作为乐队的名称,但斯瓦建议取名为“Culture Shot”,以便于民众记住。经过讨论后,全体成员决定以“Culture Shot a.k.a la la li la tam pong”(意即“文化出击”)为组合的全名。6名成员组成“文化出击”后,即代表槟城参与于2014年4月12及13日举行的槟城世界音乐节,让观众和国外乐队有机会聆赏由多元文化交织出的动听曲子。槟城世界音乐节结束后,他们再于同年8月参与了2014年乔治市艺术节的其中一项艺文活动 “哦!我的槟城”音乐会,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演出,成员之间也更有默契了。2015年8月,“文化出击”到砂拉越古晋参加“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并与来自世界各地及全国各州的乐队互相交流,同时在该大型音乐节中与当时约8000名听众分享多首具有槟城特色的音乐。音乐节结束后,沈柳君远赴美国深造,而他所留下的空缺,由音乐人江素琼替代至今。6成员奏世界音乐飨乐迷“文化出击”的6名成员中,斯瓦擅长打马来鼓(Gendang),卡斯曼则打马来单面鼓(Rebana),而江素琼负责敲打马来锣和小敲击,汪荣木则负责弹奏福建月琴,陈炎章拉二胡,尤泽祥敲打木鱼和华乐敲击。他们同时也使用马来和华族传统乐器,奏出各族所熟悉的本地民谣,包括马来民谣和槟城福建民谣等,体现了我国多元文化交融的一面。汪荣木说,当今世界各地的主流音乐都为流行音乐所主导,而所谓的世界音乐(World Music)曲风,意指根据每个民族的音乐理论和文化所创作和演奏的传统民族音乐。“各族都有不同的音乐理论,举个例子,西方音乐的理论是以Do、Re、Mi、Fa、So……为基调,华乐则是以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为理论。我们希望以马来传统乐和华乐交融谱出的民谣,能让更多本地听众有机会聆赏世界音乐的美妙之处。”斯瓦说,世界音乐得以体现各族的传统音乐特色,这与千篇一律以西方音乐理论为基础的流行音乐有分别。用马来鼓打出印度风节奏由于在大学时期即开始学打马来鼓,斯瓦在加入“文化出击”后,即顺理成章的选择马来鼓而不是印度传统乐器。“印度音乐理论与其他民族的音乐理论有所不同,因此,学习印度传统乐器并非易事,加上我的生活很忙碌,也没有时间学习印度传统乐器。”不过,他仍经常使用马来鼓拍打出具有印度风味的节奏,并将之融入他们所演奏的曲子当中。江素琼从4岁开始学习钢琴,中学时才学习敲击乐。大学时期,她开始学习马来传统乐器甘美兰(Gamelan)。而她于去年10月加入乐队后,便负责敲打马来锣和小敲击的部分。“音乐是国际语言,无论是华巫印裔或是外国人都可以因为音乐而没有界限,就像我们的乐队成员一样,因为音乐而不分种族聚在一起。”卡斯曼从小就学习马来传统乐器,在加入该乐队之前,他不曾与友族音乐人合作,直到加入该组合后。他藉机把马来传统乐器与华乐融合在一起,同时重新改编本地民谣。“我很喜欢与友族音乐人一起玩音乐,因为在各族成员的协调下,常常可以碰撞出有趣的音乐火花!”马来歌印度曲加入华乐元素“文化出击”音乐组合所演奏的曲子都极具本地特色,那是因为他们所演奏的每一首本地传统民谣都融入了友族的音乐元素。汪荣木说,他们在演奏马来传统民谣《Ulek Mayang》和印度歌曲《Jumbalaka》时,也会加入华乐元素和福建歌谣,而在演奏具有槟城特色的槟城福建民谣《街路边的歌》和《对面有一粒山》二曲时,他们则融入马来和印度节奏。“作为一个音乐人,我想用我最擅长的音乐来为国家带来一些改变。我们尝试用音乐促进各族文化的交融,而这就是音乐的力量!”他认为,音乐能让各族跨越种族界线,甚至跨越国界让本地传统民谣得以在国外发扬光大。斯瓦则说,我国国土面积大,不同区域的乐队所演奏的乐曲都富有当地的特色。“例如,我们所演奏的曲子具有槟城特色,而砂拉越乐队所演奏的曲子则带有砂拉越道地的音乐风格,因此,我们所呈献的曲子可说是代表槟城社会,而非代表整个马来西亚。”不断练习达致和谐“文化出击”成立两年以来,成员也曾面对见解不合的情况。对此,尤泽祥解说,一首能让人听得舒服的曲子,取决于多个元素,包括旋律、节奏、高音、低音与和声等,若成员因意见不合而吵架,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因此,他们在出现歧见时多会通过不停地练习之下达成共识,选择一个最和谐的旋律作为最终的演奏版本。汪荣木说,乐队成员都已了解友族同胞的音乐风格,因此,在演奏时都能互相协调。“我们都是经验丰富的音乐人,因此,只要我们多练习几次,一般上都能演奏出和谐悦耳的曲子。”此外,“文化出击”的6名成员平日都各有工作,斯瓦是指导打鼓的老师,汪荣木是录音师和音乐製作人,而江素琼是全职音乐人,其他3名成员则是业余音乐人,他们只有晚上或週六和週日时,才有时间聚在一起练习。今年8月乔治市艺术节的演出结束后,他们预计在年杪推出首张迷你专辑(EP),好让更多人听见他们用心製作的好音乐。/刘楚珊 2016.08.29‧2016.08.29